香港蓝月亮心水主论坛,香港小财神一句解一肖

本次危机是有预谋的剪羊毛!

发布日期:2021-09-23 22:47   来源:未知   阅读:

  •   我们说美联储一切都在掌握,这次的经济危机是美联储等等金融大鳄的阴谋论,是有证据的,这个证据就是美联储有意掩盖了反映货币资产泡沫的核心数据,这样外界对于在全球的美元的流动性就难以判断。

      2006年3月23日,美联储在它的网站上公布:“鉴于M3没有提供比M2更多的经济活动的信息,而且多年以来对货币政策没有影响,所以收集和发布这些信息的费用超过了它所能带来的益处”,因而将停止公布M3货币供应数据。

      美联储的M3货币总量是在M2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些流动性不强的资产, 如大额定期存款(10万美元或以上)、货币市场共同基金(机构)、中长期回购协议及中长期存于欧洲非美国银行的美金(Eurodollars1)等。广义货币供应量M3,是包括海外市场一国货币供应总量。货币供应量是中央银行重要的货币政策操作目标,它的变化也反映了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变化,对企业生产经营、金融市场,尤其是证券市场的运行和居民个人的投资行为有重大的影响。当货币供应不足时,市场商品价格下跌,生产减少,投资乏力,经济紧缩;当货币供应过量时,市场商品价格上涨,生产扩大,投资强劲,经济繁荣。当然,上述所言不足或过量,都是有限度的,如果超出了一定限度,那么货币供应量极易成为通货紧缩或通货膨胀的源泉。

      这个数据的缺失,世界其他地方就难于对于资产的泡沫进行判断,尤其是对于次级债券难以判断,而美联储在当时应当很清楚次级债的信用已经有了问题,美联储回避公开M3,给其利益集团从这样的危机中脱身争取了时间。即使我们不说危机是美联储的操纵,起码也是美联储发现危机端倪的时候利用危机给相关利益集团牟取了巨额利益。

      而在美国不公开M3之前,美联储经过精心设计、周详策划和完美试验之后,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和时任财长鲁宾等人慎重做出决定,在1999年11月推动美国国会永久性废除了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金融衍生品的监管权。这就是说,金融衍生品成了美国的最高国家机密,谁都不要过问,谁也不要监管,而且“永久性”不要监管。这一切是在美国貌似伟大的自由市场经济的掩护下,天衣无缝地完成的。监管权力被废除,为金融大鳄用金融手段掠夺财富合法地打开了闸门,并可以方便的暗中坐庄。

      所有这些,都从事实上让大家看到,这次的危机是美联储预知和有预谋的事情,远远不是一个偶然的意外。

      剪羊毛是银行家圈子里的一个专用术语,意思是利用经济繁荣和衰退的过程所创造出的机会,以正常价格的几分之一拥有他人的财产。当银行家控制了美国的货币发行大权,经济的繁荣和衰退变成了可以精确控制的过程,此时的剪羊毛行为对于银行家来说,就像从靠打猎为生的游牧阶段进化到了科学饲养的稳产高产阶段,金融和货币的威力就影响整个世界了。

      历史上的剪羊毛的背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给美国带来了普遍繁荣,在战争中,工人得到了高工资,农场主的粮食在战争中卖到了很高的价钱,劳工阶层的经济状况有了很大提高。当战争结束时,由于生活和消费节俭,农场主手中握有大量现金,这笔巨额财富对于华儿街银行家威胁极大,华尔街要把他们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因此策划了剪羊毛的阴谋活动。

      当时中西部的农场主普遍把钱存在保守的当地银行,这些中小银行家对纽约的国际银行家普遍是抵触和对抗态度,既不参加美联储银行系统,也不支持对欧洲战争贷款。华尔街银行家们首先采用了欲擒故纵的计策,建立了一个被称为“联邦农业贷款委员会”(Federal Farm Loan Board)的机构专门“鼓励”农场主把长期贷款继续投资于购买新的土地,该组织负责提供融资,农场主当然是求之不得。于是大量农场主在该组织的协调下向国际银行家们申请了长期贷款,并缴纳了高比例的首付款。农场主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掉进了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在1920年的4、5、6、7四个月内,工业和商业贸易领域获得了大额度的信用增加以帮助他们渡过即将到来的信贷紧缩。只有农场主的信用申请被全部拒绝。

      这是一次华尔街精心设计的金融定向爆破!旨在掠夺农场主的财富和摧毁农业地区拒绝服从美联储的中小银行。这样地区银行就被摧毁了,美国的金融大权完全纳入了美联储的手里,剪羊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且成为了行业的术语,每当经济发生危机的时候,总有利益集团利用剪羊毛的方法获得暴利,只是表现形式不断的创新而已。

      巴菲特是公众眼睛里面的投资之神,而巴菲特在这次危机中也是损失巨大,根据薪酬咨询公司Steven-Hall & Partners最新的调查统计显示,截至2008年10月29日,在本轮金融海啸之中,175家美国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所持自己公司的股票价值平均下跌了49%。其中,巴菲特以损失136亿美元排在榜首,跌幅为22%。巴菲特所持有的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公司股票价值目前为481亿美元。2008年伯克希尔公司的年报显示,公司净资产缩水115亿美元,净利润下降62%,大量亏损产生于金融领域的衍生品合约。巴菲特的巨亏,实际上巴菲特也成为了被剪羊毛的对象。

      这次金融危机中遭受损失的不仅仅是巴菲特,我们富豪榜上绝大多数的耳熟能详的富豪们也是损失巨大,我们公众眼中的一个个经济巨子和投资之神在危机中跌倒,又有谁能够剪他们的羊毛,他们的巨亏造成了公众眼里人人亏损的假象,同时还是大家在危机中倾家荡产的一个非常好的心理安慰。

      但是我们的眼里的富豪,在真正的金融大鳄眼中就是一个暴发户,巴菲特的财富也是一个人几十年的积累,而对于贵族是要三代才可能造就的,对于这些贵族家族,他们的每个人的财富可能没有巴菲特等人多,但是他们是很大的一个群体,家族的成员可以是几百上千人,每个人的财富都是亿计的,他们的每个人都有巨大的社会影响,这样的总的影响力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叠加而是指数性的倍增,但是这些贵族家族非常的低调,并不为社会所广泛认识,前面炒得很热的罗思柴尔德家族,也就是这样的家族之一,这些家族的影响力要依靠历史和时间才能造就的,没准巴菲特们运营的好,在他的三代之后可能成为这样贵族家族的成员。在这些家族的操作下,不仅仅是巴菲特这样的暴发户无法抵抗,就是很多的国家也是一样的无力抵抗,当年索罗斯能够攻击英镑和横扫东南亚,谁在背后支持,基金的钱哪里来?而索罗斯只是一个基金管理人。

      我们眼中的股神的巨亏,给了大家一个非常大的错觉,就是在我们的这次金融危机中,大家都是损失惨重,彩霸王五点来料生活幽默,覆巢之下没有完卵,但是对于金融市场的博弈,盈亏是对等和平衡的,有大赔就有大赚的,有大赚的就有大赔的,你所赔的钱给谁了?对冲和套期以保值为最主要的目的,而且这是一个零和游戏,我们中国的这些企业的亏损,国际富豪们的亏损,肯定有人赚取了。

      保尔森就是危机中赚钱的明星,2008年年初保尔森就开始做空金融类股票,包括Freddie Mac (房地美)和房利美 (Fannie Mae)。2008年,在业内多家公司遭受巨大亏损的同时,保尔森管理的对冲基金(Paulson Advantage Plus)的回报率高达令人难以置信的37.6%,虽然这和他曾创出的近590%的年收益历史记录还有一定差距。

      而且我们发现这次美国的救市,原有的股东的权益在政府的入资和干预下基本蒸发,美国的资本家就这样的心甘情愿的被国有化吗?实际的情况是在危机前他们是可以套期保值的,也就是对冲的,也可以进行各种保险操作的,结果就是在套期下他们没有太多损失,损失的是参与套期的金融机构,这些机构成为了他们的老鼠仓,这样的操作肯定不能出风头的,而巴菲特那些损失,就成为了民众血本无归的最好安慰。比如他们持有这些金融机构的股票,同时卖出整个金融股的看跌期权,卖出看跌期权不是对于股票的减持,当然不用公告,而股票暴跌之后,他们好像是所拥有的公司破产了,但是他们的看跌期权把所有的损失赚了回来。

      但是控制国际经济金融命脉的人,不是这样的出风头的人物,实现以套期的方式保证了不受损失,已经是巨大的胜利了,因为在危机时什么都降价,同样的钱已经可以购买几倍的东西了,手机看开奖123kjcom!而稳健的投资就是进行套期和对冲而降低风险,虽然这样有成本,但是知道信息的人会很好的评价风险与成本的关系,进行这样的套期更主要的是要避险而不是赚钱,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大量的人在衍生金融产品上遭受了损失,赚取钱财的人却很少,而这些股神的巨亏,正好掩盖了那些攫取暴利的大鳄的阴险。

      2009年3月18日,美联储公开宣布将收购3000亿美元长期美国国债,以及1.25万亿美元“两房”发行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对于这一举动,各界评论给出的一个最为直接的表述就是:“美联储正在开动印钞机救市。”而与此同时,日本央行决定将购买国债额度罕见的一次性提高29%,每月购买的数额由1.4万亿日元上升到1.8万亿日元;英格兰银行则迈出了实施总规模750亿英镑资产收购计划的第一步;

      在大家都在痛骂美国开动印钞机,注意力集中在美国给美元的兑水的时候,有谁注意到了这样做谁得利了?得利的就是1.25万亿美元“两房”发行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持有人,这些本来的垃圾债券变成了真金白银,这样的沧海桑田,抄底的人是谁?原来损失巨大的次级债又变的没有损失了,这里财富再一次进行了重新分配,其结果就是对于当初割肉、暴仓的暴发户们的又一次地剪羊毛。

      新古典经济学市场分析有两个重要前提假定:1.个人决策是价格参数和收入给定条件下的最优选择,不影响他人也不依赖他人;2.市场信息充分且无成本。这两个前提假定使微观经济分析始终处在完美的一般均衡确定性分析的美妙境界中。但现实生活却非如此,经济作为一个整体,不仅人与人之间相互影响,个体获得信息的能力有限而且信息也是有成本的。经济社会中,每个人都是根据他所掌握的信息作出决策。但非对称信息环境是常态。所谓非对称信息环境,指的是一些人具有他人不掌握的信息。

      我们的所知道的富豪,并不是真正的西方贵族,只是暴发户,他们是在此轮经济快速增长时迅速积累了自己的财富,是养大的肥羊,他们没有金融领域的信息,巴菲特更多的也是财务投资者,而对于金融的核心信息并不掌握,比如美联储不公开M3,但是绝对不意味着美联储外其他人就不知道其中的变化,只是外界不知道而已,同样的对于美国的衍生品市场,信息的不公开导致整个公众社会谁也不知道市场的宏观情况,因此在信息上,在核心信息资源上占有情况不同,就造成了信息在社会上的不对称,掌握核心信息资源的人可以操纵世界经济和对于其他人进行剪羊毛。对于巴菲特、盖茨等等的富豪,他们是产业的巨头,在所在的产业拥有无以伦比的控制力,但是他们不是金融寡头,主宰不了世界的经济大势,当产业资本遇到与金融资本的竞争时,就只有失败一条路了,我们中国的产业出海也是一样的。

      我们就以中国的航空业的巨亏为例说明一下,我们的套期交易是可以有权以140美金买入,同时对方也有权以65美金的价格卖出,在当时市场高位运行甚至高点达到147美金的时候,无疑这样的套期是获利巨大的,当时谁在卖出这个期权呢?事实是油价被炒作到天价,石油的抛盘却没有,炒家的抛盘在这些套期里面,但是这些套期衍生品是不公开不监管的。如果你能够知道市场的全貌,知道世界衍生品期权的整体情况,知道有人大量的抛出了这样的期权,你的决策就不是这样的了,当时中国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大量吃进了这样的套期,说明实际上那时这样的套期抛售的规模是天量的!你的吃亏就是在信息的不对称上面。这里我们应当对比的想一下,在我们的股市如果你不知道总的交易K线,也不知道那些大户的买卖信息,你的股票买卖就更是如没有头的苍蝇一样,成为押注的赌博了,跟赌场进行的赌博是没有胜利者的,这样的道理也是赌徒与赌场的信息不对称。

      就如在1992年的索罗斯身上,他在阻击英镑的操作中,最精妙之处是他清楚为什么英镑必须要贬值的根源,挖掘到了问题的核心信息;而不是他在英镑贬值时,能熟练地对冲,或者能熟练操作各种金融衍生工具。前者是道,后者只是术而已,掌握道的是寡头,掌握术的是基金经理和操盘手,是大师与专家的区别。当然,这里我并不是说熟练对冲和操作各种衍生工具不重要,它们只是一些基本的技能而已,没必要过于渲染。

      所以我们要对于国际海洋中的金融鲨鱼有充分的认识,我们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是在发展产业资本的阶段,要上升到金融资本还是需要历史的洗礼,要能够成为一个猎鲨者更是任重道远。

      在每一次的经济危机和剪羊毛过后,社会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每次的危机都是对于社会问题和体制的一个改善,历史上的剪羊毛让农场主破产,是美国深入工业化、资本化的重要步骤,美国在一次大战前更多的是一个农业国家,美国的剪羊毛总比英国的圈地运动要好得多,在剪羊毛后世界的经济理论就开始了从需求主义逐步的发展向货币主义。

      而本次的剪羊毛,也是一样的以深刻社会变革为背景的,在金融危机、货币泡沫破裂的背景下,原来的货币主义的经济思想是遭受挑战的,美国作为国际货币发行的国家,美联储作为货币的发行机构,货币的信用和信心在下降,世界在寻求区域货币互换和区域联合,新兴经济国家也在谋求超主权货币,那么新的主导世界经济的是什么?本次的危机和此轮的剪羊毛,已经让全球认识到信息的不对称的问题和信息的霸权在出现,危机后新的社会经济变革就要开始了。

      本文到此给大家会有阴谋论的感觉,在我们的社会阴谋论已经成为了一个十足的贬义词,似乎以阴谋论的眼光来看待世界是有问题的,但是我要说的是把阴谋论变成贬义本身就是一个阴谋论的表现。

      我们现在的世界应当是客观规律与阴谋共存的,如果没有阴谋论,也就是没有了我们历史上的春秋战国的权谋,也没有了各国的外交战争,历史上谁都不否认的最臭名昭著的阴谋就是当初二战前的慕尼黑阴谋!所以在这个世界阴谋是真实存在的,完全摒弃阴谋论的观点本身就是阴谋。

      对于我们这样的世界,在阴谋的结果发生后,阴谋的胜利者当然不愿意承认他们的利益来自阴谋,这是我们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还要深入地想一下,阴谋的损失对象,就愿意就阴谋大声斥责和喊冤吗?我们平常的人的心理是这样的结果一定是要喊冤的,但是对于世界的当权者可不是这样的。

      你承认是被阴谋所算计,就等于向世界承认了你的愚蠢,你是无法向你的人民或者投资人交待的,你将来的领导权力也会受到质疑,同时如果到达了国家层面或者是重大利益集团的争端,你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喊冤的对象,因为没有一个宪兵或者警察可以处罚阴谋者,所以阴谋的失败者甚至更愿意把自己的失败归结为天灾而不是阴谋!

      这样的结果就是阴谋的利益者和损失者均不愿意承认阴谋的存在,谁在局外说阴谋是对于他们整体的利益的挑战,而世界舞台上较力的各方都是世界的主宰者的游戏,最后就是谁再说阴谋论谁是阴谋家。

      我们认为这个世界是阴谋和规律、环境互相作用的结果,而在信息爆炸和信息战争的时代,利用对于信息占有的情况不同,利用信息不对称进行渔利,给阴谋更大的舞台而已。

      这个世界以阴谋开始并不意味着以阴谋结束,每一个个体和利益集团都在为自身的利益进行谋划,这些谋划能够很阳光的能够有多少?但是最终的结果,更多的显示的是一个统计上的规律,你能够成为一个历史时期的强者,可以阴谋主宰世界,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的统计平均下,也就是给统计结果做贡献的数据而已。